中國新聞網(wǎng)-上海新聞
上海分社正文
《師想者來(lái)了》| 循環(huán)生活,雙碳時(shí)代何以做地球的朋友?
2024年01月30日 07:48   來(lái)源:中新網(wǎng)上海  

《師想者來(lái)了》第四集循環(huán)生活

  根據聯(lián)合國數據,如果全球人口如預測那樣繼續增長(cháng),到2050年,可能需要差不多3個(gè)地球才能提供維持當前生活方式所需的自然資源。

  自工業(yè)革命以來(lái),全球經(jīng)濟的增長(cháng)伴隨著(zhù)大規模的開(kāi)采、制造、使用、丟棄,但在氣候變化、生態(tài)危機和碳中和的背景下,人們越來(lái)越意識到這種模式的局限。只有當我們的經(jīng)濟行為對環(huán)境影響降到最低,從線(xiàn)性經(jīng)濟邁向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,才能有嶄新的契機。

  微紀錄片《師想者來(lái)了》第四期,中歐國際工商學(xué)院金融與會(huì )計學(xué)教授芮萌與萬(wàn)物新生(愛(ài)回收)集團執行總裁王永良走進(jìn)身邊的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,暢談我們如何擁有更健康的、可持續的未來(lái)。

  做地球的朋友

  芮萌:1966年,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概念起源于《即將到來(lái)的地球宇宙飛船經(jīng)濟學(xué)》。地球是一艘孤獨的太空船,物質(zhì)沒(méi)有無(wú)限的儲備艙,人類(lèi)必須通過(guò)循環(huán)的方式來(lái)進(jìn)行物質(zhì)的再生產(chǎn)。但在歷史的進(jìn)程中,這種學(xué)術(shù)觀(guān)念只是云淡風(fēng)輕。直到1990年,“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”這一詞語(yǔ)才被正式明確,目的是建立可持續發(fā)展的資源管理規則,是對“大生產(chǎn)、大消費、大廢棄”的傳統增長(cháng)模式的根本變革。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主要有兩個(gè)核心,一是盡可能延長(cháng)產(chǎn)品全生命周期,二是降低產(chǎn)品在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對資源的損耗。

  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在每個(gè)人的心目中也有自己的答案,在愛(ài)回收的實(shí)踐中,請您分享一下您心中的答案?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如何變成一個(gè)可持續的商業(yè)模式?在執行中有哪些難點(diǎn)和痛點(diǎn)?

  王永良:以愛(ài)回收的手機回收來(lái)舉例,2011年,正值蘋(píng)果手機崛起,帶動(dòng)了智能手機的高速發(fā)展,大量消費者產(chǎn)生了換機需求。每年我國有3億-4億部的新機需求,也就意味著(zhù)有3億-4億部舊手機產(chǎn)生。做二手回收的痛點(diǎn)在于三方面:一是用戶(hù)的思想,他們是否有回收舊手機的意識;二是如何建立消費者的信任;三是建立規范、標準化的服務(wù),解決數據隱私安全等問(wèn)題。我們在過(guò)去十年解決了用戶(hù)體驗的問(wèn)題,也解決了商業(yè)模式的問(wèn)題。

  芮萌:但是中國消費者還是更愿意用一手的產(chǎn)品,對二手商品,他們心理上有沒(méi)有障礙?

  王永良:這還需要一個(gè)習慣養成的過(guò)程。通過(guò)我們不斷地教育,大家會(huì )發(fā)現其實(shí)二手物品也非常好用,而且能夠體現一種生活方式。

  芮萌:我認為在雙碳時(shí)代,對年輕的消費者來(lái)說(shuō),什么是酷,什么是時(shí)髦?就是能夠做地球的朋友。他們所做的一切,都是能為可持續發(fā)展做一點(diǎn)事情。

  王永良:其實(shí)大家不要把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想得很神秘,中國是有這個(gè)傳統文化的,中國人骨子里就有勤儉持家的消費意識,像我們老一輩說(shuō)的那樣,新三年舊三年,縫縫補補又三年。但是這就需要我們企業(yè)真正給用戶(hù)帶來(lái)便利。正是基于這樣的用戶(hù)需求,我們在居民小區里投放了智能回收機,很多小朋友就慢慢養成了一個(gè)習慣,家里的垃圾不要丟,要攢起來(lái)放進(jìn)智能回收機中,還能賺點(diǎn)零花錢(qián)。

  芮萌:根據您的觀(guān)察,熱衷于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的用戶(hù)是什么樣的人群,他們有哪些變化?

  王永良:消費者的差異主要和品類(lèi)差異有關(guān)。過(guò)去我們做手機和電子產(chǎn)品為主,用戶(hù)主要是年輕人居多,尤其以年輕男性為主。2022年,我們開(kāi)始擴張包括奢侈品、箱包、腕表等品類(lèi),女性用戶(hù)就逐漸增加了。而我剛才提到的智能回收機這樣的居家項目,參與的年齡層就更加豐富,從老人到年輕人,再到小朋友都在參與這件事,這也是我們特別希望看到的。

  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倒逼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

  王永良:芮教授,您認為一個(gè)企業(yè)如何在做商業(yè)價(jià)值的同時(shí),還能去兼顧社會(huì )和環(huán)境價(jià)值?

  芮萌:這就是我們經(jīng)濟學(xué)里的“三重底線(xiàn)”原則。原本企業(yè)只有一個(gè)目標,就是如何創(chuàng )造更多利潤,但它在創(chuàng )造利潤過(guò)程中,產(chǎn)生了巨大的外部性,會(huì )影響到一個(gè)國家經(jīng)濟的可持續性。

  所以企業(yè)從原本的單一目標變成了三重目標,除了商業(yè)價(jià)值外,還要有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、環(huán)境價(jià)值。能統一好這三個(gè)價(jià)值,就是我們未來(lái)特別倡導的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全新理念。企業(yè)存在的意義就是讓這個(gè)世界變得更加美好,讓老百姓的生活變得更加幸福。

  王永良:我們做的二手回收是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的一部分,但是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作為國家重要的戰略,也包含很多領(lǐng)域。想請教芮教授,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包含了哪些領(lǐng)域的應用?

  芮萌:其實(shí)在國家“十四五”發(fā)展規劃中,就對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做了非常詳細的闡述。它的主要原則有幾個(gè):第一就是重復利用(reduce);第二就是可循環(huán)(recycle);第三就是我們要有規模效應,形成一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。

  “十四五”發(fā)展規劃就從六個(gè)方面對大的產(chǎn)業(yè)方向做了詳細的規劃。比如新能源汽車(chē)在中國發(fā)展得非常迅速,但是新能源汽車(chē)的壽命要比燃油車(chē)短,如何從設計開(kāi)始,就考慮到10年后,它的鋰電池、零部件如何回收再利用?還有我國的快遞行業(yè)發(fā)展得非?,存在大量的過(guò)度包裝,如何減少包裝,促進(jìn)包裝材料的可降解、可循環(huán)?除此以外,也包括愛(ài)回收在做的電子產(chǎn)品回收,以及空調、冰箱等家用電器,如何實(shí)現循環(huán)利用?

  王永良:您如何看待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帶來(lái)的新商業(yè)模式以及新商機?

  芮萌: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涵蓋的環(huán)節非常廣泛,我們剛才關(guān)注的主要集中在制造和再制造的環(huán)節,除此以外,還有流通和消費環(huán)節。

  我以流通和消費環(huán)節來(lái)舉例,這需要觀(guān)念上的改變。第一個(gè)理念就是要共享,比如我們每天出行會(huì )用到的共享單車(chē),就屬于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的模式。第二個(gè)理念就是如何把產(chǎn)品變成服務(wù),比如滑雪愛(ài)好者們是否都需要購買(mǎi)滑雪用具?這些需求完全可以通過(guò)租賃服務(wù)的方式實(shí)現。第三個(gè)理念就是要從設計端源頭就開(kāi)始考慮,當產(chǎn)品壽命結束的時(shí)候,如何通過(guò)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再次回到產(chǎn)業(yè)鏈中。

  其實(shí)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可以倒逼很多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,讓它的商業(yè)模式變得可持續。

  王永良:是的,其實(shí)我們自己也做了很多的探索,我今天身上穿的衣服就很特別,我們把回收的咖啡渣紡成了絲,做成了衣服,向消費者們傳遞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的理念。

  結語(yǔ):

  健康、可持續的未來(lái)

  芮萌:中國要在2030年實(shí)現碳達峰,2060年實(shí)現碳中和,如何降低二氧化碳產(chǎn)生的量,其中最重要的一個(gè)方法就是循環(huán)經(jīng)濟。

  我想經(jīng)濟的成功,人類(lèi)文明的進(jìn)步,不能片面追求GDP的規模,我們需要注重環(huán)境的保護和可持續發(fā)展?沙掷m發(fā)展的本質(zhì)是人,我們需要慢下來(lái),重新思考什么樣的生活方式是健康的。我們要平衡人與自然的關(guān)系、效率和公平的關(guān)系、增長(cháng)和可持續的關(guān)系,我們更要平衡當代人和下代人的關(guān)系。

注: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(shí)務(wù)必注明出處!   

編輯:任新月  
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常年法律顧問(wèn):上海金茂律師事務(wù)所